Straddling the Equator (06)

2016-02-08 Bogota-Zipaquira Salt Cathedral

从阿尔梅尼亚(Armenia)过来的夜车凌晨就抵达了波哥大长途汽车站。下车的旅客排成长队,由设在车站内的调度员统一安排岀租车,这一举措颇令游客放心。

入住的旅馆还是在老区,与黄金博物馆仅一街之隔。到了旅馆还很早,值夜的员工很热情,帮我们提行李箱送到三楼的餐厅休息。白天当值的员工是位女士,见我们这么早就到了旅馆,好心为我们安排了一个临时房间休息。我们刚坐了夜车,有房间可以休息,求之不得。稍稍躺了会,便请她帮我们联系了一辆车,专程前往波哥大北面小镇Zipaquira,去参观附近的盐矿大教堂(Salt Cathedral)。

小镇距离波哥大50公里,以产盐闻名,哥伦比亚盐产量的40%出于此地。这里有新老二个地下矿井教堂。老教堂启用于1954年,由于安全原因,老教堂于1992年关闭。我们今天参观的盐矿大教堂建于1991年至1995年间,建造过程中总共有25万吨矿盐被移走。
当年盐工们在地下矿井中工作非常危险。他们在井下设立了一些祭台,祈祷保佑矿工们的生命安全。这些祭台慢慢地演变成为教堂。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驶上小镇西南的一个小山头。这里像个观景台,可以俯瞰小旗。周围还有些游乐设施,如攀岩,迷宫等。

前往地下盐矿大教堂。

矿井中的盐壁。

通往盐矿大教量的途中设立了“苦路十四站”,象征着耶稣赴难之路。每站—个盐雕十字架,配有简约说明。有几个十字架还打上了色彩变幻的灯光。

巷道的最深处是教堂,长75米,祭台中央矗立巨型十字架。教堂可以容纳8400人,到了周日,信徒们纷纷来到这里做礼拜。

参观了盐井大教堂后,我们还在地下看了一场3D小电影,—场灯光秀,还在商店里买了一只“盐雕小狗”留作纪念。
然后再循原路返回地面,在广场上见到盐工塑像和颇有创意的扶轮社的雕塑。

Straddling the Equator (05)

2016-02-07 Salento

在小镇街上走过几次,总见到—块指示牌指向观景台。

于是,我们今天起早去观景台看日出。出了客栈,沿街爬了二道坡,来到观景台,已见阳光洒满山谷。
山谷在群山环抱之中,滿目青翠,宁静怡人。
我们伫立在扶栏旁,静静地享受世外桃园般的谧静。

随后我们沿小道走到山顶十字架。从这里可俯瞰整个蕯伦托小镇。

快离去时,见一位游客正在拾级而上。石阶起点在小镇商业街(Calle Real)的尽头,从下往上一共有十四层,每层有—座路灯和一块说明牌,象征耶酥受难“苦路十四站”。从耶稣背负十字架,游街,跌倒,被钉上十字架,直至被放入棺木之中,一共有十四幅场景描绘了耶稣的赴难之路。信徒们从下往上攀登十四层石阶,从精神上体验当年耶稣的赴难之路。

回到小镇广场,已是热热闹闹,人来车往。今天恰好是周日,是当地的骑行日。在广场上见到不少穿着非常专业的自行车手已是热汗淋漓,汗湿衣襟了。小街上也停了不少载有山地自行车的旅游公司的车辆。从阿尔梅尼亚到蕯伦托有24公里的路程,山路蜿蜒曲折,全是坡道,没有健壮的体格和过人的胆量是难以完成这样艰巨的骑行任务。正是具有相当的挑战性,也吸引了不少骑行爱好者。

往返科科拉山谷的越野车Willys。

广场中央的人像雕塑在高大的腊棕旁显得格外渺小。

上午9:30,教堂的钟声又一次敲响了。

回到客栈休息。下午3:00又出门健行。山径的起点就在观景台,又见了山谷。午后的山谷依然郁郁葱葱,但少了清晨蒼翠欲滴的滋润。
山径一路下行,我们不时停住脚步,眺望群山环抱中的山谷。

一直下到公路,又遇见那对荷兰夫妇。三天里,我们是第三次途中相逢了。大概这就是缘分吧。
跨过公路,我们就到了河边。金迪奧诃道在这里拐了个大弯,形成了一个池塘,还見到几位游客正在水塘中戏水。

我们过了河,沿着林荫路继续前行。小路顺河流而行,另一側都是牧场,没有什么令人惊奇的风光。

走了一个多小时,见到一所漂亮的房子。房子在寂静的林荫绿丛之中,有点世外的味道。

在这里我们转身回返。路两边的树木似乎要与腊棕比高低,长得非常高大挺拔。

礼让。

快回到公路。

在公路旁我们拦了一部回蕯伦托的过路车。没有座位,就站在后踏板上。孤星(Lonely Planet)上说,站在踏板上可以更好地欣赏沿途风光。只是车子在蜿蜒山路上不时急速转弯,游客在车上被甩来甩去。我双手紧紧握住铁杆,整个身子摇来晃去,令我胆战心惊,竟然没能享受到沿途的风光。

回到蕯伦托,已见夕阳在教堂钟楼上洒滿金光。
今夜我们就要离开薩伦托,返回波哥大。
再见了,薩伦托!

Straddling the Equator (04)

2016-02-06 Salento – Cocora Valley

清晨5:30,小镇教堂的钟声把我从睡梦中喚醒。

今天我们要去科科拉山谷(Cocora Valley),去领略哥伦比亚国树―腊棕(Wax Palm)高高在上的风釆。

腊棕生长在哥伦比亚和秘鲁北部安第斯山脉之中,位于海拔高度2000~3000米之间。腊棕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树,其高度可达到60米。
顾名思义,腊棕能产腊,可用于制烛,具有商业价值。因此,腊棕一直遭受人类砍伐,数量日渐减少。1985年哥伦比亚立法,腊棕成为哥伦比亚国树,这才受到保护。

早上在客栈匆匆用过早餐,7:10就赶往小镇广场等候坐车去科科拉山谷。越野车里面靠边有二条板座,可坐8人;车厢后面再放一块踏板,可站立四人。车子一滿圆,也就是有了12位游客就开。

下了车,被翠绿的山谷和挺拔的腊棕吸引,我们三人沿路径直往前,没有注意已无同行的游客。经过一块告示牌,我们不识西班牙文,就—直前行,直至河边,感觉不对,便往回返。走回一段路,迎面遇到—对游客,上前向询,四答说没错,往前走。于是我们跟在后面又走到那块告示牌前。他们懂西班牙文,这才知道确实走过了头。
再次折返,走回一个牧场的入口处,一位小伙子坐在路边。同行的游客问过之后,确认是从这里进去,于是每人付了3000比索,进入牧场,再沿坡而上,算是真正进入了山谷。
我们走得缓慢,同行的那对游客早已远离我们而去。我们走了近二个小时,一路不见其他游客。不免有点诧异,直到遇见迎面而来的游客,才醒悟到我们走了一条反向而行的道。
后来才知道这是—条探访科科拉山谷的捷径。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走完整条步道,花一、二个小时就可以在这里完成“到此一游”。

沿途见到牧场牛群和山谷中的腊棕。

一路上坡,蛮累人的。走走歇歇,来到一处丁字路口,海拔2820米,我们已经走了4.2公里。

又在较为平坦的道上走了0.9公里,到了此行的最高点La Mantana,也是护林员的住处。迎面碰到那对荷兰夫妇,他们正要离去。聊了一会,分手道别。

看到花丛之中有蜂鸟飞来飞去,想给它们留个影。遗憾的是它们来去匆匆。找见它们,刚举起相机,蜂鸟立即飞得无影无踪。抓拍不了蜂鸟,就拍二张山花吧。

离开La Mantana后便是下坡,—头钻进云雾森林,看不到什么风光,但也不累人。

到了蜂鸟保护区(Reserva Natural Acaime)的入口,从这里左行便是背包客登山之路。

我们气喘吁吁爬了一段上坡,终于到了观看蜂鸟的地方。每人5000哥币的入园费还包含一杯饮料。于是我们品尝着饮料,坐在台阶上歇息。
这里有几个蜂鸟饮水器,蜂鸟们围绕着饮水器迅捷地飞来飞去。
有一种拖着长长尾翼蓝色的蜂鸟非常美丽,可惜照片都糊了。

离开Acaime后,我们一路下行。虽然有些路径颇为陡峭,要小心翼翼,还是比爬坡轻松多了。步径沿着溪流绕行,路上要经过七座小桥。
美女豪迈地骑马跨过溪流。

我们只能小心翼翼地走过这些简陋的小桥。

又来到开阔的山谷。草地绿茵,乳牛成群。

漫山漫坡的腊棕。

跨过了最后一座、也是比较象样的小桥。遇见农夫送完牛奶返家途中。

最后,我们经过鳟鱼养殖场,终于到达我们行程的终点,也是大部分游客的起点。

坐上回程车,回到薩伦托小镇广场。此时,教堂钟声恰好响起,已经是下午5:30了。

Straddling the Equator (03)

2016-02-05 Salento-Coffee Tour

世界上咖啡生产大国之中,巴西当之无愧排名第一,一百多年来巴西一直保持龙头老大的地位。越南位于老二,哥伦比亚排名第三(2014年统计数据)。但名气似乎是哥伦比亚咖啡更响亮。那个留着小胡子的胡安大叔与一头驴子著名的商标,早已经享誉全球。

若按阿拉伯咖啡产量排名,哥伦比亚是世界老二。哥伦比亚农村人口的1/4,约有240万人从事咖啡生产,确实是个大产业。
今天我们就要来到了咖啡产地,去参观咖啡种植园。

长途汽车抵达阿尔梅尼亚(Armenia)是凌晨,转乘去薩伦托(Salento)的汽车还要等一个小时。
昨夜在波哥大(Bogota)长途汽车站遇见两位年轻人,他们与我们去同一个目的地。小伙子是哥伦比亚人,女朋友是德国人。小伙子几年前大学读书时通过交流学生项目去了法国,他们在那里相识相爱,走到一起。

行前曾委托客栈帮我们联系—部车子,希望把我们从阿尔梅尼亚接到蕯伦多,但一直沒有答复。恰好遇见这两位同行,我们便一起乘坐公交前往。
等了一个小时,汽车在途中又接载了几位乘客,到达蕯伦多小镇广场时,天色巳明,只是有点阴沉。
与那对年青的伴侣道别后,我们沿着斜坡街面走往客栈。

薩伦托是个海拔1900米的小镇,周围有蒼翠的群山环绕。小镇建于1850年,可能是金迪奧省最老的,也是最小的小镇。
到了客栈,一位小伙子接待了我们。时间太早,还不能安排房间。他拿出小镇的地图,给我们介绍了去咖啡种植园的方向和参观咖啡园后健行的路线。
坐了一夜的车,当务之急还是要好好吃一顿早餐。我们在小镇广场下车时,一位小伙子递过来一张餐馆名片,说是拿了这张名片,每人可得一杯免费的鲜榨水果汁。看看地址就在客栈附近,我们就去了。
老板也是美国人,热情地招呼我们,马上送来三怀果汁,清香爽口的当地鲜果汁。
小餐馆很有人气,几张桌子已被游客佔了—半。墙上写滿了游客的留言,别有—番风味。

一面墙上画了两幅示意地图。我们明早就要去Cocora山谷健行,便照了这幅作参考地图。

饱餐后,我们三人缓缓步行前往咖啡农场。农场离小镇3.8公里,好在一路下行。我们又不赶时间,悠闲地漫步在云雾森林之中。
不像热带雨林依靠充沛的雨水,云雾森林是靠漫山漫坡缭绕的云雾中的水气滋润着万物生长。

已见漫坡的咖啡林,农场快到了。

进了园区,我们买了参观票,—起等候11:00开始的参观团队。

时间到了,导游小姐让我们每个人在腰上系了一个小筐,跟随她进入咖啡园一起采摘咖啡豆。一条枝头的咖啡豆不是同时成熟的。红透了的咖啡豆要尽快摘下来,以免品质下降。我们去的园区少见红透了的咖啡豆,怕早就被每天—批又一批的游客采摘完了。我们钻进林子深处,才能见到已经变色,但并未熟透的咖啡豆。

咖啡树喜荫,园区里也种植香蕉树遮蔽日光。
这里还是生态园区,当年垦殖咖啡树林时,当地的树木未曾砍伐,而是保护下来,共同生长。

象征性地采摘了一小把没能达标的咖啡豆后,我们又参观了简单的粗加工工艺流程:去皮、晾干或者烘干、分检,等等。
正在听介绍,见一队农工送来采摘下来的咖啡豆。导游告诉我们,采摘1公斤咖啡豆可得450比索,每天工作12小时,可采摘80~120公斤的咖啡豆。若按120公斤计算,每天最高收入为哥币54,000,折合18美元。可见农工生活之艰辛。

最后的节目是品尝哥伦比亚咖啡。手工将咖啡豆磨成粉,再注入沸水滴滤,直到端给我们每人一杯咖啡,一起品尝浓郁的哥伦比亚咖啡风味。
当然,我们也买了二包半磅的咖啡豆,作为这次游览咖啡园的纪念品。

参观结束后,我们从咖啡园循小径下行走到金迪奥河(Rio Quindio)。沿河步行了一个小时,来到公路旁一家餐馆午餐。这家餐馆是客栈服务生推荐的,说是又好吃又便宜。这里出产养殖鳟鱼,我们要了魚,只是不同的做法。果然是新鮮可口,而且便宜。

与我们—起参观咖啡园的有一对中年荷兰夫妇。他们在我们后面也走了同样的步径,此时也到了餐馆。此后二日,我们又在不同的步径上“狭路相逢”。以至于那位女士说,我们想要不碰面还真难!

餐后,我们一起搭载了路过的小巴回到蕯伦托。
到了客栈,办理完入住手续,天开始下雨了。雨点打在天井中透明的塑料顶棚上叭叭作响。来到哥伦比亚三天,天天下午一阵雨,几平已成为规律。好在下雨的时间并不长,对我们的行程没什么大影响。

傍晚,去逛街。街面装点得非常漂亮。商铺、餐馆、咖啡店一家紧挨一家,楼上又有不少客栈。

小街尽头,有一家简朴的餐馆,还有二楼。沿着墙外狭窄的木梯上到二楼,登高望远,暮色之中小镇显得宁静又安祥。

Straddling the Equator (02)

2016-02-04 Central Bogota

早上在旅馆寄存了行李后,我们步行来到博利维尔广场(Plaza de Bolivar)。

广场中心矗立着哥伦比亚独立英雄博利维尔(Simon Bolivar)的青铜塑像。在广场上数量众多的鸽群之中,塑像已成鸽子的歇息之处。

广场上的鸽群和鸽食。

今天恰好是市政府提倡的无车日。广场上已聚集了不少骑车人士,似乎是在参加团体活动。还有两位大学生前来询问我们游客对无车日的看法。

广场一侧的教堂。

波哥大的游客中心在广场的拐角处。我们进去听了工作人员的介绍,取了一份游览图,开始我们的老区游览。
接近总统府的街口,设有路障,由全副武装的警员守护,还有警犬一旁助威。游客需要打开挎包和背包通过检查,方可通行。

总统府侧门和正门。警卫站岗久了,也要走动一下。

一队国际学校的小学生在教师的带队下参观首都,我们在广场上见过面,在这里又碰上了。

墙角处的艺术雕塑。

随后我们来到以哥伦比亚最著名的艺术家(Fernando Botero)命名的博物馆Museo Botero。
馆内主要展品是他的作品和他的捐赠艺术品。他的作品最大特色是夸张的胖胖造型。

Botero版蒙娜丽莎。

胖鸽。

博物馆内的庭院。

离开博物馆后,在女儿的带领下特意找到一家餐馆Anderson’s。门口沒有标志,找对了门牌号推门而入才确认是这家餐馆。门脸很旧很小,里面只有七张小桌子。真是菜好不怕巷子深。再次令人惊奇的是餐馆没有菜单,只能从介绍的当天几种菜式中选择。我们要了餐馆自己熏制的香肠,蟹肉饼和菲力牛排(餐馆招牌菜)。量不大,味道不错。当然,价格也不菲。
离开餐馆后,又进了一家特色咖啡馆享受正宗的哥伦比亚咖啡。

随后我们开始逛街。经过的卡门教堂(Iglesia de Nuestra Senora del Carmen)。

随手拍下的街景。老区广场附近的街口都树立着信息牌,方便游客。

戒备森严的路口。

摆地摊。

多姿多彩的街道,老的和新的、以及正在建的高楼。

街头艺人和他的作品。

最后我们来到彼哥大最老的小区,这里有闻名的涂鸦艺术。

2011年以前,街头涂鸦在波哥大是被禁止的,属于犯罪行为。涂鸦艺人只能掩藏在夜幕里偷偷摸摸地干。2011年8月19日,—名16岁的青年在涂鸦时被警员击毙。尽管这位年轻人手上有涂料,背部中弹而亡。但警察指控该青年试图抢劫,警员出于自卫才将他击毙。这起事件激起民愤和广泛的抗议,联合国也对此加以指责。事后,有两名警员遭到逮捕,波哥大市也取消了街头涂鸦属于犯罪的法律。涂鸦也就成为可以接受的街头艺术。
为了向游客展示波哥大的街头涂鸦艺术,每天有二次、每次2 个半小时的免费导游步行活动。我们到达时,正好赶上一队年轻的游客正在听导游的讲解。

看了街头涂鸦,巳离客栈不远。回去歇会儿,见天色还算明朗,便步行到索道站,乘坐索道上了芒色热特山(Cerro de Monserrate),将波哥大尽收眼底。

山顶海拔3152米,一座白色教堂矗立其上。无论白天黑夜,昂首可见。周末早晨,不少信徒会遵循老传统徒步登山去教堂,以表虔诚敬意。

我们沿步道观光,眼看乌云愈来愈沉,不一会功夫,竟然下起雨来。我们赶紧躲进山崖边的这家餐馆,点了饮料,坐在里面避避风雨。我要了一份白兰地咖啡,暖暖身子,提提精神。

夜10点,我们乘坐的长途客车离开波哥大,前往金迪奧省(Quindio)省府阿尔梅尼亚(Armenia)。

Straddling the Equator (01)

2016-02-03 Toronto-Bogota

地球赤道(Equator)经过不少国家,但以此为荣,并以此为国名的国家只有一个,这就是厄瓜多尔(Ecuador)。在西班牙语中,Ecuador就是赤道。厄瓜多尔北面相邻的国家哥伦比亚,也是一个赤道经过的国家。我们这次行程只包括这二个国家,可以说是一次地球中部之旅。

听说我们这次旅游目的地是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有些同事表示不解。度假为什么去这些不太安全国家?一位出生在哥伦比亚的同事也表示反对,希望我们取消这个行程。
哥伦比亚经历了数十年内战纷争,一些地区很不太平。我以前工作过的一家工程公司曾经为哥伦比亚大公司Argos干过项目。同事出差到哥伦比亚,行程安排是公司的秘密,只有公司高层几个人知道。同事本人也不知道哪天去哪个现场。就是怕消息透露,反政府游击队有机会绑架去现场的海外工程技术人员。他们知道,手里有这样的人质,哥伦比亚大公司一定会付赎金。
近年来情况大有改善。临行前几天,新闻报道了哥伦比亚又有一支反政府武䘡与政府达成停火协议。目前,反政府武装主要在南方与厄瓜多尔交界处活动。为安全起见,最好不要从陆路进入厄瓜多尔。
哥伦比亚另一个恶名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卡因输出国,也造就了世界级的毒品大富豪。哥伦比亚的“可卡之王”当年曾经被福布斯杂志评为世界第七大富豪,资产高达180亿英镑。毒品市场之大可见一斑。
暴力和毒品曾使游客远离哥伦比亚。近年来政府化大力气改善和促进旅游观光业发展。曾经二次当选首都波哥大(Bogota)市长Antanas Mackus在改善城市交通方面业绩显著,还扩展了自行车专属通道、增加了步行街,大大改善了城市面貌。这些举措吸引了世界各地游客,哥伦比亚也渐渐成为旅游新热点。
我们就是趁着这股初始热潮去南美这二个国家。

行前几天多伦多罕见多雨,夜里又下了一场不小的雨。清晨出家门时,天还未亮,地上还有些积水反射出路灯暗淡的灯光。我们似乎不是要远离多伦多的冰天雪地,而是要躲避过多的冬日雨水。
早上8:15飞机准点起飞,到达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已是下午。外国游客过海关要付入境费每人160,000哥伦比亚比索。听起来有点吓人,折合美元54元。近几年哥伦比亚币值大貶。网上见过2014年的旅游贴,那时1美元只可兌1800哥币。二年不到,哥币对美元貶了40%。

经过机场长长的通道时,见到华为公司手机广告。想起去年在秘鲁首都利马机场见到的中国红塔山和云烟的广告,觉得是—种进步。

去旅馆的路上,天下起雨未。波哥大近来少雨干旱,附近的山林已出现林火,一直在用直升机提水扑救。是我们将多伦多的雨水带到了波哥大?此时,芒色热特山头(Mt Monserrate)己经一片迷濛。行前还想过如有时间去山顶观日落,现在看来是彻底无望了。

旅馆在波哥大老区,挨着芒色热特山。晚间上到三楼的露台,看到山顶上教堂钟楼轮廓灯光正在变幻着不同的颜色。赶紧拿来相机搁在栏杆上,手持拍了几张夜景,可惜都糊了。
第二天早起,见晨光中的教堂和索道站。拍了二张,算是给昨夜一个弥补吧。

Panama City

2015-04-12 Panama City

清晨5:40飞机抵达巴拿马城,一个小时后我们出了机场。

由于在巴拿马城要停留12小时,值得安排一日游。行前就预定了一家小旅游公司包车服务,定金也预付了。不料前二日收到旅游公司的电邮,说是因美洲高峰会议,美国总统奧巴马要到访巴拿马城,并且要参观老城区,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大人物到访之地,有些地区要封路,我们预定的行程也因此受阻。旅游公司让我们选择:一是取消行程,退还定金;二是去老城区的行程改为去热带雨林。我们选择取消了预定的行程。

出了候机大楼,便有不少旅游小客车前来揽客。我们略微了解了一些情况,就定了四小时的包车服务。

第一个景点去了位于老区Casco Viejo南端的法国广场(Plaza de Francia)。这个广场是为了纪念法国在建造巴拿马运河中所做的贡献,广场中的雕像是对在开凿运河中而献身的工人们表示敬意。

车子停在街角,我们沿着海堤步行到位于尽头的广场,沿途欣赏晨曦中的巴拿马新城天际线,非常壮观。

随后车子又停留了二处地点,观看巨轮锚定在太平洋海域中巴拿马海湾,准备通过巴拿马运河,驶入大西洋。

巴拿马运河横跨大西洋和太平洋,大大缩短了航程。与过去最短的航程相比,通过巴拿马运河,以美国东海岸为起点,到美国西海岸的航程减少了6146英里,到亚洲的航程减少了11471英里。美国西海岸到欧洲的行程减少7825英里。

运河使美国太平洋海岸离大西洋海岸变得更近,使美国大西洋沿岸的工业更加有效利用了美洲太平洋沿岸的丰富能源和工业原材料。
因此,有人认为,巴拿马运河是美国帝国崛起的搖篮。

巴拿马运河现有闸室宽度和长度分别为33.5米(110 ft)和305朱(1000 ft),能够通过的船只的最大尺寸是船长294米、船童32.3米、吃水12.04米。

现代船舶越造越大。今天,约有一半以上的大型集装箱船,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大型油轮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大型液化天然气船都无法通过巴拿马运河。

2000年1月1日,根据与卡特政府签订的条约,巴拿马收回了运河主权。2006年,巴拿马通过全民公投决定实施运河扩建工程。

我们到了米拉弗洛雷斯船闸(Miraflores Locks)时。对游客的大门还未打开,车子只能泊在路边等待。船闸位于巴拿马运河太平洋一侧,是巴拿马城最热门的旅游景点,我们当然是赶早不赶晚。等在大门外十几分钟的时间,眼见载着游客的车流不息而至。等到9:00开始售票,游客已经排起长队。买了参观票,再排队等电梯上到顶层观光平台,时间巳过了半小时。

我们很幸运,沒有久等,船闸就开始忙碌起来。

船即将从左侧进闸。

船正在眼前通过控制台。

又一艘船正在通过相郐的闸道。
在1个小时里,我们就目睹了三艘船通过了船闸。

随后我们又看了15分钟的记录影片。告别了船闸后, 我们回到了机场。

傍晚飞离巴拿马城。回到多伦多家中,已是第二日凌晨2点。
刚刚结束了行程,马上就要去上班了。